笔趣阁 > 邪王御神录 > 第一百三十九章 强迫

第一百三十九章 强迫

?热门推荐:
????龙御兵笑着安慰龙司盏说道:“姑妈你也别逞能,真让你和那两位老前辈打架,恐怕你还真打不过啊!再说了,找你麻烦的人不是都被你教训过了么?没事啦。”龙司盏叹了一口气,又提起酒壶灌了一口闷酒:“阿兵,你说咱们龙家怎么就这么倒霉?女人天赋就是比男的高一大截!有时候我就想,如果我和你爹换一换,很多事都不叫事了!”龙御兵笑着给龙司盏倒满一杯酒说道:“姑妈你也是,别那么要强就好了呀。我爹和我姑父都被你压得抬不起头,你呢,不还是处处委曲求全。”

????龙司盏看了看龙御兵,端起酒杯叹了一口气说:“唉!可惜你弟弟御临,还是没有你和御阵的天赋好啊。”龙御兵笑着又给龙司盏倒满了酒杯。龙御临是龙御兵的弟弟,今年只有十四岁,龙御阵是小妹,比龙御临还小两岁。然后龙司盏就和龙御兵有一出没一出的说起了家常。待龙御兵说起她想收苏小鱼当贴身丫鬟时,龙司盏不由地笑了笑问道:“又是哪家苦命丫头让你给看上眼了?”龙御兵笑嘻嘻地说道:“姑妈你说什么呢,她可不是一般的丫头啊。”然后龙御兵把苏小鱼的情况说了一遍,龙司盏又喝了一杯酒:“你这丫头,当年阿英出嫁,男方出不起彩礼,女方凑不齐嫁妆,你就把自己的金银首饰偷偷塞满阿英的包袱,还呵斥阿英赶紧走人是不是?”

????龙御兵愣了一下问道:“姑妈,你怎么连这事都知道?我以为我掩饰得很好了呀!”龙司盏斜了她一眼:“阿英开始不知道,后来知道了回来跪了三天三夜你都不肯见她,你们龙府私下都传开了。别人不知道就算了,我怎么会不知道?”龙御兵捏了一棵葡萄放进嘴里说道:“阿英从小就照顾我,所以才耽误了自己的终身大事……我怎么忍心她因为区区嫁妆就错失良缘啊。”龙司盏不由得白了她一眼:“哟,你还挺菩萨心肠啊,就怕你自己都快泥菩萨过江了!”龙御兵依然笑嘻嘻地说道:“有姑妈在,我怕什么!”龙司盏闻言微微一愣,随即慢慢摇摇头说:“你有爹有娘,我也不能管太宽啊。”龙御兵笑了笑,剥开一个橘子放在龙司盏手底下。

????龙司盏依旧喝了一口酒说道:“你出于好心想帮苏姑娘,是怕她被居心不良的人惦记着吧?好像这次没找对人啊。”龙御兵耸了一下秀气的柳叶眉问道:“姑妈,为什么这么说?”龙司盏微微往后仰了一下身子:“你不知道苏姑娘有个很厉害的哥哥?我远远观察过那小子,的确是个了不得的家伙啊!也非常护着苏姑娘。”龙御兵微微皱了一下眉毛问道:“她还有哥哥呀?这我倒不知道。”龙司盏笑了一下接着说道:“苏姑娘的哥哥是妖怪,天赋极高,曾经和田牧的儿子联手力搓白晓川兄弟!怎么样,比你爹都厉害多了吧?”

????龙御兵微微一愣,有些不信地说道:“你说苏姑娘也是妖怪吗?我没看出来啊。她确实很漂亮,音律天赋也极高,但是姑妈说是她是妖怪……不太可能吧。”龙司盏笑着扶了一下额头:“我又没说他俩是亲兄妹。那小子和苏姑娘都是被一个老太太带大的,她哥哥叫木无双,是个瘦高个儿,听说有些……好像确实有些混不吝的。”龙御兵沉吟一下说道:“姑妈,这我管不着。苏姑娘聪慧美丽又毫无心机,我担心她被人算计——而且我看那个张庭烨就不怀好意。”龙司盏叹了口气,看着龙御兵转了转眼珠说道:“也罢,反正苏姑娘跟着你也不会吃亏。”龙御兵又陪龙司盏说了一会话,见龙司盏的火气消差不多了,她也就起身告辞了。

????龙御兵在九剑阁没多逗留,匆匆拜别龙司坤和王令一后,立刻直奔张府。一进张府大门,龙御兵自然又恢复那万年不化的冰霜脸。龙御兵找到苏小鱼,苏小鱼已经收拾好了行李,两眼通红地等着她。龙御兵打量了苏小鱼一翻慢慢问道:“听说你还有个哥哥?”苏小鱼慢慢点点头:“他昨晚守夜,现在还没醒呢。”龙御兵冷着脸点点头,随即找了几个张府的家丁,把苏小鱼的随身行李搬上自己的马车。苏小鱼自己抱着一个藤条盒子慢慢跟着龙御兵,龙御兵心下好奇,不由得冷着脸问道:“这盒子里装的什么啊?”

????苏小鱼立刻一脸惶恐地抱紧盒子,结巴地说道:“是……是……我姥姥留给我……我的……”苏小鱼对胡忆冰留下的遗物珍惜无比,一直是她自己随身带着。苏小鱼担心龙御兵会强令她打开这个盒子,谁知龙御兵只是瞟了她一眼,就扭过头去说道:“这盒子对你很重要对吧?那自己收好啊,丢了可别怨我。走吧,跟本小姐去我家。”苏小鱼暗舒一口气,跟着龙御兵上了马车。一路上,苏小鱼一直偷偷打量龙御兵,而龙御兵的目光一直看着窗外热闹的街市,脖子都没有扭一下。

????其实九剑阁和龙剑山庄只有一山之隔,距离并不远,走过两条街就到了龙剑山庄高大的山门下。龙御兵吩咐车夫停好马车,就带着苏小鱼朝山上走去。苏小鱼沿途不时打量着龙剑山庄的景色,也是暗暗称奇:虽热与九剑阁只有一山之隔,但是龙剑山庄的景色却与九剑阁大大不同。山庄内野花满坡,潺潺的山泉从青翠的山间扯出一条白线,跌碎在墨绿的深潭中。宽阔的石板路也没有九剑阁那么陡峭曲折,一眼望去平缓低矮,更适合普通人出入行走。

????龙御兵停住脚步,头也不回地对苏小鱼说道:“这石板路上有九剑阁道门高手布下的法阵,各个台阶怎么走都是有说法的。一旦走错,轻则头昏脑胀五脏俱伤,重则筋脉皆断武功尽失,千万大意不得。一会儿你看好我是怎么走的,然后一步不差的跟紧我,听到没有?”苏小鱼默默点点头,然而龙御兵还是不放心,一直回头看个不停,直到苏小鱼毫发无损地跟她来到自己闺房前。龙御兵看了看怯生生的苏小鱼,才用冰冷地口气说道:“进屋先把你的东西放好,然后帮本小姐取个东西。”

????待苏小鱼一头细汗地把柜子里的四尺长匣取出来放到书桌上时,龙御兵又居高临下地对她说道:“打开。”苏小鱼默默打开匣子,顿时两眼放光地看着匣子里面:一把黝黑泛光的古琴正静静躺在她俩面前,这把古琴的琴弦细韧,琴身上刻着古朴精致的花纹,琴头用大篆写着“江隐”二字。

????木无双喜欢弄些古怪生僻的文字,苏小鱼受他影响脱口而出这展琴名字的时候,龙御兵嘴角终于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,看着古琴江隐慢慢解释说:“江流无情白雾浸,挥袖有情君身隐。此琴名号江隐,乃是百多年前一位绝代才女生前之物。”说罢龙御兵坐在琴前,玉手轻抚,流转哀婉的琴声顿时飘满了整个房间,正是苏小鱼之前弹过的《曲天银雪幕》。